为了对抗大辞职,企业需要更多的移情驱动创新

我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改变企业的运作方式。

本文最初发表于Fortune.com

今天的技术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悖论,无论是作为消费者还是专业人士。越来越多的,我们如此依赖的生产力和沟通工具正在负面影响我们的幸福和个人发展,阻碍我们的专业成长。虽然我们大多数人都在不断地通过科技联系在一起,但数量惊人的人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到更疏离和孤立。

商业世界是最能明显感受到科技意外后果的地方之一。两年的大流行带来的挑战使人们希望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包括与做生意的公司之间建立真正的联系。顾客不再只根据品牌、产品或价格来购买。他们要求的不仅仅是一笔交易——他们想要一种关系,而技术提供的便利不足以填补这一空白。与此同时,员工们正承受着日益增长的压力和倦怠,这推动了“大辞职”。

这两种力量的结合——消费者的更高期望和员工的日益倦怠——就是为什么公司看到他们以为自己赢得的毕生忠诚只需要点一下应用程序就消失了。员工和客户都在从拒绝关心他们的公司抽身。

面对这样的市场挑战,大企业最常见的反应是加倍提高效率,即使这意味着降低对客户或员工体验的重视。他们的想法是,让产品比竞争对手更快或更便宜,更好的商业结果就会随之而来。

这是完全错误的做法——这种做法甚至在大流行开始之前就过时了。

世界现在需要的是同理心驱动的创新。如果同理心——一家公司通过设身处地为员工或客户着想,并与他们的独特体验联系起来,来创造员工和客户的体验——比简单地关注效率更能推动成功的商业结果,会怎样?

当公司有意识地决定设计以人为本而不是以业务为中心的体验时,一切都改变了。这时,效率和效力就变成了创造忠诚的指标,而不是削减成本的措施,同理心就会成为一个指数级的力量倍增器。

旧的方式正在消亡。那些把时间和资源投入到追求短期的、以公司为中心的效率和效力而缺乏同理心的组织,将无法在这个相互联系得不可思议的新时代生存下来。

无论在哪个行业,同理心都可以并且将会是建立信任的决定性变量。信任建立忠诚。

我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改变企业的运作方式。从根本上。同理心,而不是效率,才是应对倦怠的答案,也是企业避免在“大辞职”(the Great辞职)中处于失败一方的方法。在与消费者建立有意义的联系方面,它也是杠杆率最低的资产之一。

我们不能用更多的技术来解决人才流失问题,这些技术只会驱使人们更快地工作,交付更多的工作。灵活性、带薪休假和工作津贴都很好,但企业需要更进一步。福利不是福利——它需要嵌入到工作流程本身中。这是防止压力累积的唯一方法,压力会对健康和幸福造成难以置信的损害。与累积压力一样危险的是,解决办法看似简单:在一天中短暂休息。神经科学表明,即使是60到90秒的休息也足以打破累积压力的循环。

将此付诸实践的一个例子是Thrive和Genesys的第一个解决方案,Genesys是一家专门从事云客户体验编排的软件公司。该解决方案为使用Genesys软件的公司的呼叫中心代理提供科学支持的60秒“重置”,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实时进行。除了改善代理的幸福感,允许他们实时重置使他们能够与客户建立更有同理心的联系。

公司需要更多以人为本、以同理心为目的的技术,而不是效率。我们呼吁企业重建与员工的关系,创造一个把员工福利放在首位和中心位置的工作场所。

正确地关注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可以利用科技来减压、整理杂乱、重置和充电。我们可以重建关系,这对我们所有人过上健康和富有成效的生活至关重要。通过挖掘我们的同理心,我们可以创造前所未有的体验,把我们团结在一起。

    请在下方分享你的评论。请阅读我们的评论指南在发布之前。如果您对某个评论有顾虑,请报告它在这里
    我们使用cookie在我们的网站上给你最好的体验可能。继续浏览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此功能。有关如何使用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
    Baidu
    map